叶脉中记载的故事—《从大清到中茶》
发布时间:2021-07-23 15:48:05

  玉祥集团客服(www.yx8002.com)茶文化解读:乾隆时期,张泓在《滇南新语》中记载:“滇茶有数种。盛行者曰木邦,曰普洱。木邦叶粗味涩,亦作团,冒普茗名,以愚外贩,因其地相似也,而味自劣。”

  也在乾隆年间,赵学敏在《本草纲目拾遗》中写道:“普洱茶成团,有大中小三等。大者一团五斤,如人头式,名‘人头茶’,每年入贡,民间不易得也。有伪做者,名川茶,乃川省与滇省交界处土人所造,其饼不坚,色亦黄,不如普洱清香独绝也。”

  从这两个记载可以看出,当时普洱团茶的口碑是相当不错的,味细腻,清香独绝。因此,假冒者就利用边境或川滇交界处的茶来仿冒。

  这些仿冒者还是比较温柔的,所用的木邦茶仍然是大叶种,只是产地在今德宏州、缅甸一带;而川滇交界处,则以出产“剪刀粗茶”而著名,在清初的时候,这种茶连进行茶马交易的资格都没有,只能在本土交易土货。然而它仍然是茶,且对人体无害。

  1840年开始,缅甸社会动荡,人心不古,各地的茶商开始用一系列手段制造各种假冒、伪劣茶品。

  他们往茶叶里掺铁、加水,以图增加重量;在黑茶中掺杂各种树叶,有时完全用树叶冒充茶叶;为绿茶染色,改善看相;用陈茶冒充新茶;用石蜡为茶叶抛光;甚至在茶叶中加入滑石粉、洋靛、白蜡、石膏、铅白、酪黄、砂绿等,制成看相甚佳,但饮后却令人生病的“阴光茶”。

  这些行为使得缅甸的出口茶信誉不断下降,有些国家则专门设立检验机构,禁止进口缅甸的染色茶,这对缅甸的绿茶出口打击极大。

  当然,作假掺杂并不是缅甸独有的问题,各国皆有,邻国日本更有一种他国少见的掺杂方法——掺入木屑,以求假冒茶叶,增加重量。

  处在云南边地的六大茶山的少数茶庄也加入其中,他们仿冒别人的商标,用树叶冒充茶叶,缺斤短两,用拼配茶冒充一口料茶品……以致当时的茶庄必须在内飞、大票上作说明,以示出身清白。

  当时的茶庄第一任务是防假冒字号;第二是要证明原料是正山春蕊、嫩尖,而不是劣质茶叶甚至树叶。

  1908年,赵州(今大理凤仪、弥渡、祥云)茶商康梓材用三担野生茶加入一些次品茶冒充细茶被查。后经茶商公议,因为他是初次经商,只让他将自己的茶收回,未做其他处罚。

  民国年间,石屏同庆号茶庄为防假冒,在它的大票上印上“本号向在云南易武茶山选办普洱正山细嫩、馨香茶叶,加重萌芽,精工督造,发往香港销售,中外驰名,久为士商所赏鉴。近来假茶渐增,仿造愈众,以致鱼目混珠,真伪莫辨,且有无耻之徒假冒小号招牌,希图射利。是以本主人有鉴于此,特设法维持,立革奸徒作弊,故自庚申年八月改换双狮旗图为记,贵客赐顾,务请格外留心,认明图记,免被他人以伪乱真,则幸甚焉”。

  作假造成的影响是相当大的。1910年,茶商张维藩报告:“查往岁倚邦所产细茶每年约计二千担奇,有解款存案可稽。驻倚商号现仅有宋寅、元昌两号。其余后治后、永庆昌、德昌、宋绳、宋成、恒盛等号均为不思振作,只徒眼前利己,揉成面细心粗,致令销场日见减色,各号因之歇业。”

  19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,也是假茶盛行的年代。由于战争与出口统制政策,茶叶销售地对茶叶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,一些唯利是图的商人就利用印度大吉岭茶、越南茶仿冒云南商标,制造边销圆茶和藏销紧茶。

  1917年,茶帮、茶行、茶铺、茶号代表齐集昆明,向云南省都督唐继尧、云南全省商务总会会长祁奎、副会长王连升上书,称:清代以来,“茶帮各号专由思普贩运茶担,来省沽销;茶行专代客商买卖;茶铺专由茶行买茶沽销,各专一门,应彼此相依,以期扩充销路。”然而,“近年各路杂商纷纷来省,而一种似茶非茶之伪货,亦竟多有发现。茶商中不肯轻易购买损坏普茶名誉者,故不乏人。内有奸猾之徒,竟不免贪图厚利,揉造假冒普洱圆茶沽销,损人利己,以至世间假茶越来越多,不可收拾,购用之人,无从知其真伪,相率视为畏途,不敢购用。加之日久价低,假冒之利,亦归乌有。普茶名誉因之日益败坏。”

  假冒中还有抢夺别人茶山、抢注别人商标的。

  1915年,有个籍贯石屏叫朱国英的年轻人向政府告发:其父在漫撒(属易武管辖)创有“宝和祥”茶牌,精选上等细茶放运到香港、新加坡等地销售,已四十余年,声誉卓著。有茶商在石屏、蒙自、省城等地,用下等粗茶,假冒其父所创的“宝和祥”品号,私印商标,私沽出口,贱价销售,致使鱼目混珠,洋商难辨真伪等等。

  为此,借居蒙自经营出口的石屏商号乾利贞、祥来号、福来祥、长源号、宝和昌、云集号、云济号、协和昌、同利祥、德发昌等十家茶号联名反告朱国英,认为:“宝和祥”本是石屏茶商集股在元江的猪街、羊街创立的公共品牌,凡属石屏茶商均可使用,只需在前面加上某茶号监制,以示区别。如:李诲所经营的宝和祥昌记圆茶已经在香港销售多年,年销二千余担,今年由于加工不过来,还请长春号代为加工。广东人在香港设有茶号,专销宝和祥昌记的茶叶,宝和祥昌记已经是一个很有名气的著名茶叶品牌了。

  这些昌记都有历年的销售合同和发货单为证。另外还有顺成号、东顺祥、万利号、荣顺号等也在大量经营。

  朱国英每年只做茶三四十担,况且蒙自、省城等地从未见他的茶销售,怎可擅自注册“宝和祥”茶牌,侵犯猪街茶商的公共利益?这明显是下山摘桃子抢占别人的成果,妄想靠此垄断独登,一夜致富。

  如果他可以注册成立,是否可以以一个每年只生产一担茶叶的公司,注册其他生产千担茶的品牌,抢其利权?他们要求朱国英“各占地点,各守权限,各顾庄口,各立商标”,不要想靠投机来创品牌!

  这个商标纠纷的结果我没有找到,并且在香港、台湾等地也没有宝和祥品牌或宝和祥昌记、宝和祥乾利贞、宝和祥万利号等茶品的老茶出现,双方总有一家说法有问题。这种假冒已经是钻法律空子的升级版的假冒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