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安一隅的茶室,平凡人的风雅
发布时间:2021-07-31 22:03:01

  《玉祥集团》里写道:“吾侪纵不能栖岩止谷,追绮园之踪,而混迹廛市,要须门庭雅洁,室庐清靓,亭台具旷士之怀,斋阁有幽人之致。”

  在绵延没有尽头的城市里,我们常常混迹于红尘闹事之中,也渴望门庭风雅洁净,屋舍清静安宁。在偏安一隅的茶室中,泡上一壶茶,便可偷得浮生一日。

  幽隐之士的情致在茶香里,若心不宁,且饮茶去。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间茶室,是心灵的归属,也藏着平凡人的雅致,这一生的心愿,便是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  老街茶室的美学之思

  茶室作为一个立体的物质性的精神空间,它需要调动人的口、眼、耳、鼻、身、意等感官,以及对应的味觉、视觉、听觉、嗅觉乃至触角来进行感受。因此,茶室的设计是一种全感官的、全方位的营造,是茶人对理想生活的全面的预设。

  茶人怀着虚静之心,进入茶室的静谧之境,融入大自然的怀抱。用耳聆听清脆的鸟鸣,借眼探望山泉的清澈,以鼻嗅闻花果的清芳,神思飞驰,情操秀逸,使茶人进入多方感兴,从而达到感官愉悦、心情畅达乃至精神升华。

  茶室既是茶人的物质居所,更是茶人的精神居所。它是一个精致的物理空间,也是一个丰富深奥的心理空间,兼具了物质和精神的两个维度,在眼观、耳听、鼻闻、舌尝、身触、心游之间,使茶人亲近自然、翳情山水,自适从容地得到诗意的生活体验。

  洗砚鱼吞墨,烹茶鹤避烟

  时过境迁,在如今这个社会,饮茶的人越来越多,什么阶层的人都有。但,脾气急躁的人,喝不了茶。茶需要细品。一道一道的韵味,需要一颗细腻的心去体会。

  功利心太重的人,喝不了茶。茶是饮品,可它区别于一般的饮品。它没有饮料那么快捷,开盖即喝。在功利心重的人眼里,喝茶太费时,是一件性价比不高的事情。

  很多茶馆都喜欢挂“禅茶一味”这几个字。泡茶、喝茶,可以说与修行佛陀的教诲“八正道”一致。因为泡茶时,要以正念、正定的心境,集中精神才有好的色、香、味。

  庭院可扫,檐下喝茶

  方正、内敛、安静,偌大的空间中摆放着几席桌椅,加之上面放置的潮州炉等器具,颇让人联想到茶馆里的人间烟火气息。

  泡茶的老头儿会将大大小小的茶杯淋洗,泼开日日都会染尘的器物,使用的痕迹在时间的打磨下熠熠生辉。从炉子上的一壶水咕嘟咕嘟地慢炖开始,人心也慢吞吞地从一堆厚重积压的俗事中钻出。

  当然,这是要足够有闲情的人才能发现的事情。从桌旁走过,空气中冲出一丝凉意,微风拂过眼皮,湿漉寒凉,小小惊了我一下,这才发现藏着的一方露天小院儿。

  枯山水造景,沙石洁净,勾勒云海,山石成岛,枯树庄重朴拙,又向前延伸出无尽虚无,于看似毫无生机的场景中保持永恒,展示着禅的哲学观念。

  不仅要装修自己的茶室,更要磨砺自己的茶心

  朋友投入很多心思在饮茶上这件事,我是看在眼里的,当时布置茶室的时候,喜好古典文学的他,不仅埋首故纸堆,看古人是在什么环境中饮茶的,还在网上找了很多茶友,请教茶室如何布置。

  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也非常好,在他的茶室里,看不到一个“现代化”的物件儿,不仅没有矿泉水桶这样的纯现代化物件,连我那个使用复古外观的电热水壶的建议都被他一票否决了,最后用的是炭炉烧水,橄榄炭、白泥炉,虽然茶具都不特别贵,但每一件都有古意。

  但是戒酒成功的他,还是感到挠头,他总说,我都“一片冰心在陶壶”了,为什么喝酒时那个焦躁还是如影随形?朋友对茶道理解到什么程度,我还判断不了,但他对茶的用心真是到了极致。另外一个朋友听到他问这个问题,说:“你虽然饮茶了,但你还是个没文化的饮茶者啊”。

  新居要给我独立煎茶读书的空间

  每个人的生活环境,暴露着自己的外在习性和内心追求,各有所好。我和我的家人,可以三餐不沾米粥,但不能一日无茶。此时我身未动,梦先行,擎画蓝图。

  选小房间,用舒适的茶几,养眼的茶壶,有纪念意义的杯子,心爱的花瓶,瓶里是盛开的好心情。每饮一壶茶,都是一次洗涤心灵的过程。日复一日,自私,偏执,坏脾气,都会臣服于一枚神奇的叶子。

  独处一室,把喧嚣的世界关在门外,弹落旅途的灰尘,屏蔽车水马龙和有色的眼神。茶香袅袅,书香润心,静坐如修禅,仿佛遁入空门,得与失,成和败,爱和恨,都成一缕烟云

  茶香韵染的时光里,涅槃重生

  元亨堂,是梅子祖上的堂号。想当年,家族里显赫威望,堂号传承了几百年。后来,由于诸多因素,家里渐渐没落下去。如今,她要让元亨堂在自己这里再次光大起来。不仅仅是这样的内心使命感,还有她对茶的一份喜欢。

  为了得到纯正的茶,梅子总是亲自去茶山采摘,选择茶树。她说在采茶制茶时,自己完全与茶相融,物我两忘,等到工作完成,仿佛得到蜕变一样。一道茶就让她感有重生之感,对此,我很不解。

  看着茫然的我,梅子笑了。每次说到自己的故事,她总是浅浅笑着,仿佛在说别人的往事一般。梅子告诉我,开始做茶时,一窍不通,只是凭着一股子热情。这样的自己,经常被掉进坑里,跌得血本无归。

  醒不来的茶人梦

  我想,应该觅一处陋室,放几款好茶,摆一些好壶,结几位益友,然后得一点小财。人尚青春,梦想总是离天空很近。

  只是,那时的他到底阻止了我,不肯要我把生命中挚爱的兴趣,商业化。那么,好吧,我依然在各地出差的间隙,跑到茶商茶农那里闲侃取经。万一,万一有一天我辞职后大隐隐于市,还可以窝在一个让我舒服的茶窝里,渡过漫漫余生。

  茶,其实还是在的,好像一个默默陪伴的爱人,不打扰我,他,只出现在一天结束之后,寂寂无声的夜里,滚烫的普洱,一杯暖胃,两杯暖人心。